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4年07月24日
一不小心爱上你片尾曲为何唐宋八大家每人都认识一个很牛的和尚?-武汉泡泡语文

为何唐宋八大家每人都认识一个很牛的和尚?-武汉泡泡语文
导 言:
著名的唐宋八大家,唐朝的韩愈柳宗元,宋朝的欧阳修和三苏、王安石、曾巩。都唐宋时期的散文泰斗。巧合的是他们八人分别和一个和尚结缘,这些和尚大师们,或对他们人生际遇给予很大帮助,或对他们佛儒思想产生深远影响。
苏轼和佛印:黄庐两岸阔,隔江论儒佛
北宋宋神宗时期,苏轼名声鹊起,诗词文章深得时人喜爱如月疑云。元丰二年,苏轼四十二岁,王安石重返政坛二次任宰相,在宋神宗的支持下重持变法。苏轼因为树大招风,被御史何正臣上表弹劾,说苏轼写诗讽刺新法,苏轼被捕入狱103天,差点失去性命。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后来苏轼出狱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正是在黄州时期,大文豪苏东坡写出了《赤壁赋》和《后赤壁赋》等佳作。被贬之后,苏轼心生颓意,渐渐接触佛法。黄州位于长江北岸,与之隔江相对的是江西庐山,庐山之上有个香火很旺盛的归宗寺,庙中主持大和尚名叫佛印,苏轼早年在瓜洲时就和佛印相识,而今机缘巧合木藤亚也,在黄州,苏轼与佛印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成为挚友。佛印和苏轼互有才学,相互敬仰。


苏轼和佛印
佛印是个豪迈的大和尚,和苏轼性情较为投趣,他虽是出家人,但是不忌酒肉,经常不修边幅,但是他是个得道高僧,其修为很受苏轼佩服。李冠廷相传苏轼曾经写过一首诗:"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其实苏轼是想借这首诗,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态平静,不为任何事情所扰。苏轼让人把这首诗送给佛印,心想佛印一定会颔首赞赏,没想到佛印派人送来两个字:放屁。
苏轼拍案大怒,气冲冲的找佛印问清楚缘由,当时苏轼在黄州,佛印在庐山,苏轼要横渡长江才能到宗归寺。佛印见苏轼前来问罪,写了十个字: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
苏轼恍然大悟,自己八风吹不动,却为了佛印的两个字过来问罪,可见自己的修为还是达不到。
苏轼与佛印,一儒一佛,两人一起论禅,一起谈诗论文,成就一时佳话。
韩愈和大癫和尚: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识大癫
唐武周时期,武则天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权利,大力推崇佛教,佛家几个宗派也顺势宣扬女性可以为皇帝。所以当时许多传统儒学出身的人敢怒而不敢言,到了唐宪宗时期,佛教已很是壮大,民间和官场都盛兴信佛,同时也助推了佛儒之间的激烈碰撞。韩愈生于官宦家庭,从小深得儒学教化。
唐宪宗元和十四年,朝廷依旧例举行30年一次的迎佛骨活动,据说上至天子下至平民,都需要拜迎佛骨,甚至很多人倾家荡产来迎佛骨。韩愈对于迎佛骨事件,极力反对,认为这是劳民伤财,同时,对本土儒学有很大冲击。上表《谏迎佛骨表》唐宪宗大发雷霆,认为韩愈是对皇家祖制有意见,要将韩愈抄家斩首。幸好当时的宰相裴度和朝中一干儒学大臣极力求情,韩愈免死,被贬到潮州刺史。
52岁的韩愈被贬潮州,在潮州爱民如子,政绩斐然,深受潮州百姓爱戴。潮州灵山寺有个大癫和尚,棋艺超群,文采也很出众,韩愈偶尔和其对弈,后来发展成为挚友舒伯特即兴曲。通过大癫和尚,韩愈渐渐对佛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蔻诗泉,后来韩愈上表给唐宪宗,承认自己反对佛教是错误的,这与大癫和尚不无关系。当然后来有人说韩愈皈依佛门,其实韩愈自己反复辩解:自己与大癫和尚只是至交,自己仍是儒门子弟,对佛教并不反对,但是并未遁入佛门。

韩愈和大癫和尚
一个反对佛教的人,后来因为一个僧人转变自己的看法单挑门,说明此僧人确实有很深的修为,也足见友谊是不分儒佛的。后来韩愈获赦回京,大癫和尚相送,可见二人友谊。
柳宗元与文畅:
儒人子厚好佛分外妖娆gl,文畅助其统合
柳宗元虽然和韩愈齐名,但是柳宗元不反对佛教,他从小就在母亲的影响下好佛,在《送巽上人赴中丞叔父召序》中曾自述:"吾自幼好佛丹樱生态园,求其道,积三十年。"
柳宗元在长安科考之前,就与著名的文畅上人有交往,后来为政期间,和文畅关系甚密。文畅当时是可以出入朝廷的僧人,地位极高,按辈分也是柳宗元的叔辈。但是文畅极为欣赏柳宗元的品质。柳宗元也曾为文畅作诗,有著名的《送文畅上人登五台遂游河朔序》。如果说早年在母亲熏陶下信佛是浅尝辄止,那后来文畅对他的指导和教化是非常重要的。柳宗元提倡"统合释儒"主张,在当时是一个很大胆的想法蔻静,可见文畅对他的影响。

柳宗元和文畅
后来柳宗元被贬柳州,由于声名在外,有很多寺院慕名来找他书写经文碑文,他都没有拒绝。和多个寺院的僧侣都有结交。
欧阳修与智仙:
滁州山水醉太守,琅琊寺院遇知音
北宋六一居士欧阳修,唐宋八大家有5位是他的学生。他与智仙和尚成为一生知己。
北宋康定元年(1040年),欧阳修因为为范仲淹辩护被贬饶州,后来被召回京城,官复原职。四年后,他和范仲淹、韩琦等人大力推进"庆历新政",提倡在吏治、军事等方面做重大改革,后来改革派失利,欧阳修再遭贬谪。本来宋仁宗打算对欧阳修网开一面的,但是当时的左丞相夏舒诬告欧阳修和自己的外甥女有然,宋仁宗大怒,贬欧阳修到滁州。(后来宋仁宗查出是诬告)。
欧阳修初到滁州,心情失落,就来到滁州的琅琊山赏景,欧阳修走到树木葱郁处,看见有座寺院,名叫:琅琊寺院,正想进去时候,发现有个和尚前来开门迎接。欧阳修进门之后,和尚便说:僧家万幸官翔,得太守到此,世事多曲折一不小心爱上你片尾曲,这里山水能陶冶情操,太守这次深负冤屈,不如常和这些山水草木为伴。
欧阳修问和尚:您为何认为我是受了冤屈呢
和尚说:太守正直,谁人不知,当年您为了替范仲淹大人打抱不平,作《朋党论》,让人叹服。
这个和尚叫做智仙,是琅琊寺院的住持。智仙说的情真意切,欧阳修听了感慨万千,他拉着智仙的手说:知我者,智仙也。
欧阳修和智仙有很多故事,他们是挚友,一个太守,一个住持,经常一起登山,谈诗论道,在智仙的引领下,欧阳修对滁州的山山水水,很是快意。《醉翁亭记》也是欧阳修在智仙的开解下,心情得到平复释然,写下的千古名作。智仙对于欧阳修马万党,是失忆时的知音,是放浪形骸的朋友。

欧阳修:醉翁亭记
王安石与瑞信:
出仕勤知县,七年慕老僧
临川先生王安石初为官时,曾经在鄞县做知县,初到鄞县,王安石花了30天的时间,把全县的十四个地方全部跑了一遍,对鄞县当地的地理环境做了深入了解。当得知天童山天童寺有个叫瑞新的高僧,经常周济周边百姓,也常利用佛法治病救人。王安石抽空去拜访了瑞信大师,两人一见如故,畅谈甚欢,王安石初出茅庐你好树先生,虽说文章写得好,但是对于人间疾苦认识不深入,瑞信给了他很大的指导。王安石认识了一位普渡众生的高人,而瑞信认识了以为一心为民的知县。
王安石的《涟水军淳化院经藏记》中曾说:瑞信是佛家比较超然的,他们的认知与学问,超脱世俗,而且明辨,所以我很幸运和他交往。王安石一生两次做宰相,很少正面夸奖其他人,瑞信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在他出仕之初,对他理解底层百姓,帮助很深。也对他后期的变法思想,有间接的帮助。

王安石与瑞信
后来王安石又做了舒州通判,他和瑞信之间交往了七年之久,然后突然收不到瑞信的消息,于是他处理完公务,从淮南赶到舒州,探访瑞信,发现瑞信已经圆寂。王安石非常悲痛。瑞信对于王安石,亦师亦友。
苏洵苏辙父子与讷禅师和景福顺长老:
父遇禅师儿拜师,古稀百里属真情
苏洵在庆历年间,进京赶考没有考中,便独自一人去游离山水,到了庐山后,意外生施陶芬贝格病,他到庐山的东林寺和西林寺,这里面有两位高僧,分别是:讷禅师和景福顺长老,苏洵在这两个寺院中住了一个多月。和两位高僧谈论文学史事,获益良多。一个月后,苏洵病愈,拜别两位禅师。
苏洵曾多次在苏轼和苏辙面前提起两位大师,以两位大师的话来教育两个儿子。可见两位禅师对落榜和生病的苏洵有很大的帮助和思想启迪。

苏洵像
三十六年后,苏辙到江西高安为官,曾派人打探两位禅师的下落,得知讷禅师已经圆寂十一年,而景福顺长老已经七十四岁。景福顺长老听说苏辙来到江西,古稀之年的他走了百余里路,从庐山到达高安,来访苏辙,并收苏辙为徒。虽然是七十四岁,苏辙对于老师的思想和教诲,还是深深佩服。
两位禅师对于苏氏父子来说,在思想启迪和教育上非常重要,在感情上,有传承之意。
曾巩与草堂和尚:前世草堂,今生曾巩
曾巩和草堂和尚并未见过面,但是关系密切,一直被后事后事史书记载和评论春天的华尔兹。
曾巩的家庭是书香门第,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北宋名臣。曾巩的母亲信佛,时兴供养三宝僧人,曾巩的母亲供养的僧人叫:草堂和尚。就是说,草堂和尚这个僧人的饮食,衣服,起居用具,都是曾巩的母亲供养。供养三宝僧人,并不是说随便选一个僧人,而是选一个得道高僧来供养。曾夫人每天早晨和晚上,都要跪拜这位僧人陈知非,香火从来不断,草堂和尚被曾夫人的虔诚所打动,曾说:您对佛如此虔诚,我若死去,来生愿意做您的儿子。
后来曾夫人生曾巩的时候,异常困难,曾巩的父亲连忙请草堂和尚前来诵经渡过难关,当曾巩呱呱坠地时,草堂和尚却圆寂了。曾家人都认为曾巩是草堂和尚转世。所以曾巩一生信佛还剑奇情录,善待僧侣。
曾巩和草堂和尚的故事,现在看有迷信的成分,不管如何,一代文学家修佛向善,草堂对曾巩的影响,是非常正面的。
唐宋八大家,文学界的丰碑,他们每人都和僧人结缘。苏轼、韩愈、欧阳修和苏洵,他们都在人生失意的时候偶遇大师女子按摩诊所,或成为人生挚友,或成为成长恩师。柳宗元、王安石和苏辙,在出仕之初,就得到大师帮助,叹为幸事。而曾巩更是在出生之前,就与僧侣结缘。八大家,八位僧人,是巧合吗,还是历史文化的独特造就?您作何评价?

采编:石头
来源:禅宗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