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11月11日
visualstudio2005为什么说去日本留学不推荐读研究生(硕士预科)?-新干线留学网

为什么说去日本留学不推荐读研究生(硕士预科)?-新干线留学网



为什么去日本留学不读研究生?
一般来说我们去日本留学考研狼队ol,通常都是通过两种方式谢雨欣女儿。
大部分同学是去语言学校先学好日语嗜血狂犬,在日本备考大学院;另外一些自身条件比较好的同学,会自己diy或者通过中介申请日本大学的研究生(旁听生),拿到大学的签证去日本学习。日本的硕士通常叫院生或者修士,研究生由于叫法和国内的硕士相同所以经常有人会误解,但它其实只是旁听生没有学位证书,算是考院生的预科阶段。
语言
学校
VS.
研究生
旁听生
我自己就是通过研究生的途径去日本留学的,当时是申请了四月的研究生去的日本,八月合格院生考试,次年四月正式修士入学。那自身是通过这个途径走出去的我,为什么不建议大家申请研究生呢,原因有三点。

一、研究生考院生的合格率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
通常中介在劝说申请研究生的时候会告诉大家,“都能跟着教授旁听了怎么可能会考不上呢,合格率很高的”。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科每年10多个研究生能考上的只有两三个。甚至过分的像首都大东京这样的,今年社会学收了三个留学生没有一个是本校研究生。visualstudio2005很多同学不能理解,整天跟在教授身边的研究生为什么反而考不过外面的学生,其实根源出在我们对于自身和“研究生”这个身份的定位上。首先你如果是本科毕业,你只能做学部的研究生,也就是说大学院修士的课程你是不能旁听的,最多只有你教授自己的ゼミ他可以破格允许你去参加,而这些上课的内容对于你的院生考试并不会帮助到太多。

研究生在教授眼里,其实完全不是他的正式学生,他不需要对你负责。你最多可以去旁听他学部的课,但是老师不会在院生考试上给你做任何的辅导。更不会去教导你专业课的知识,帮你修改研究计划书,这样是违背院生考试的公正性的曹艳艳。
当然研究生也是有好处的,如果你自身是学霸能力特别强又认真努力,专业课笔试自己能考得很好梦想在望,老师就不会在面试卡你。这样的学生,在哪里都能考上,何必要花那份心力去读研究生呢。但是如果你不是这样的学生寒王冷妻,比起在教授跟前混个脸熟,我觉得性格态度能力过早地暴露在教授眼里,反而死得不知不觉。

二,研究生的过渡期间太长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申请研究生的同学考上修士的平均时间是1年半,尤其是好的国立大学,两年没有考上转去语言学校或者回国的同学也不少。由于上面我所说的问题李坤仪,研究生几乎是处于自学的放养状态,如果能碰上好的学长学姐愿意一直帮助你,可能这个时间会稍微短一点。尤其是日语专业的同学需要跨考的九龙虫,跨考的专业课学习加上研究计划书的准备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会花费很长时间。

很多教授会直接要求学生在旁听一年之后才可以考院生入试,半年是不允许你考试的。我教授这个人个性非常开明,当时也是在看在我强烈意愿的基础上答应让我去试一试。其实能申请上研究生的同学自身条件都不会太差,只要提前好好准备专业课的知识和研究计划书,是完全可以省掉这么多时间直接考上院生的。二十代的一年或者两年是多么宝贵,回想起来我一直觉得花在预科的过渡上很可惜。这段时间本该用于去交换,去早点找工作,去打工旅游谈恋爱寻找自我百货战警。大学毕业修士新卒就职本来就比学部略微困难,有的同学却因为年龄这条线直接被想去的大手公司在entrysheet上就被刷掉,真的是太可惜

三、过渡阶段的费用问题
一般来说研究生的学费比语言学校还是便宜不少的 黄芩胶囊,一年可以节省一两万左右呼兰天气预报。现在大学研究生的学费是在一年35万到50万日元左右,语言学校是80万日元上下,一年的生活费如果不奢侈差不多需要5万人民币,周盛俊杰一两年的过渡期学费对于不少同学来说也是相当大一个负担。不要相信什么去了日本你完全可以靠自己打工来赚够生活费学费每年还能拿几万回去,如果你是纯粹去打工的不想进学的话没有关系歌神洞庭湖,但是一般能够赚够自己的生活费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但是我相信没有人能够在每天上完几个小时的课克里琴科,打完几小时的工,晚上23点回去之后仍然能够保持高强度的学习。面对着升学和打工的双重压力,合格率自然不会太高。

其实留学不光开心有时候真的也很残酷,研究生过去之后是完全放养,因为不是正式学生教授不管你,需要靠自学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来考院生。而且这是能考上的状况,但研究生合格率并不高,北海道大学现在的研究生合格院生的几率是三分之一,我们研究科每年十几个研究生,能考上院生的就两三个,剩下的两年期满只能回国或转去别的学校。这个过渡期间的学费一年是3万人民币+生活费5万人民币+中介费3-4万,而且时间拖得越长花费越大。通过研究生走出来的我深知去读预科没有人指导,自己瞎子过河摸索着复习备考的痛苦和压力。当时考试之前因为要整理的资料和信息太庞大刘彦宏,我每天凌晨三点睡觉,七点起床,连续两个月下来考完试之后回家躺在床上手都在发抖。在东京做讲师的时候也见过很多跟我一样焦虑的研究生和语言学校的孩子来报塾,尤其是研究生最后一旦没有成功考上,无奈转去了次一级的学校,过渡期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失落感和对于父母的愧疚感将会压得大多数人无地自容。

所以抛掉你们脑中研究生一定能考上的观点吧,在申请之前重新定位一下自己和“研究生”这个身份,看看你究竟适不适合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