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12月19日
丽田园为你写诗丨他的理想,埋葬在了霓虹深处-Hey昆明

为你写诗丨他的理想,埋葬在了霓虹深处-Hey昆明

VOL.3丨地铁口的彼岸花
送给理想,送给远方
地铁口的彼岸花
作者:微明
他和我谈过,他说他离不开民谣
却总是将她深藏
就如同他的血液一般
鲜红的流淌,鲜红的滚烫
我从他心底看到了大漠孤烟长
听起来荒凉疟疾宣传日,实则是显眼的期望
就像这个世界,虽然喧嚣
朝前走是未来,往后看是回忆的路标
随便从中间截取的片段
就是他想唱的故事本来的模样
断章取义的故事从来都有句号
言简意赅不会没完没了
他唱过太多别人的故事
别人的故事里,却唱着太多自己
所以他比谁都懂得星辰大海就是理想
我猜他的故事容易谈
他的年岁才最难唱
他一边唱,一边放了投钱用的纸箱
一只粗鄙着、不得不存在的纸箱
他带着磁性的声线里总流露着恓惶
还有为了观众席乱入的老歌随声荡漾
他知道他去不了美丽的地方
不可能就这样去流浪
也做不了心情杂货铺的老板娘
如果还有东西可以代替梦想
真的只能是勉为其难
他梦中的草原也是白茫茫
他多想乘着绿铁皮摇摇晃晃的去辗转
他一边唱一边茫然
面对困住他的人群和高楼还是如此忌惮
还有藏匿在怀中的羞涩钱囊
他多想做个陌生人
然后去向陌生人诉说陌生人的风光
他还说他要的其实和当初的不一样
我知道他的梦倾塌过的地方
至今没有过青苔生长

【诗间小语】
他和一首民谣,落在人间忘川

佛书里的“彼岸花”笑面推销员,小城人叫它“蒜头草”。每于秋分前后盛开的彼岸花,在爱情故事里浸染久了,日益凄美卡客风暴。
读到此诗,甚为惊喜。在微明的诗里甘比诺家族,地铁口的那位流浪歌手,藏着一朵彼岸花的魂。在这熙熙攘攘,姜次郎多为利来利往的人世里,摇曳生姿罗树标。
散落在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民谣歌手,晴天,雨天,下班路上,我也总能遇见。
他们的声音,孤寂落寞也好,激情昂扬也好,蓦地闯进我的耳朵,三言两的曲词韩朝梦之队,就能挑动出一颗想逃离平淡日常的心。
可是,仅凭己意,我真能从一句歌声里,听懂流浪歌手的内心吗?我曾向往说书人艾雨乔,讲别人的故事细辛脑片,让听者动情。从听者目光中流露出的脉脉温情天士博,曾一度痴迷。
但那些藏在故事里的生死离分重生之寒锦,让我望而却步卢彦泽。我还爱看话本子,也长久地为一首民谣马小翠,心猿意马。
守在这座城市,常常能看见傍晚七点西天的云彩甩蛋歌,那曾是我一路南下的唯一因由。
一首响在拥挤地铁口的倔强苍茫,带着歌者此一世的浮沉辛酸康熙是我的,在倦鸟归林的落幕时分丽田园,被我一路卷携归家,入了被窝,入了一场荒唐的梦醋精泡脚。
梦里,我和一首民谣,摇摇晃晃解小东,在这人间忘川。
Ta说

我是微明官眷这差事,感性的90后,喜欢网游科幻与文字安藤美姬,没有光环也不自带bgm。这个城市有趣之人和无聊之事,让我想要用诗来记录。看完我的诗,你可以关闭页面继续生活,也可以尝试写下自己的诗章。继续为你写诗。

作者:微明
排版:微明

投稿热线:0871-63114002
投稿邮箱:kmcedong@163.com
注:本文由“Hey昆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