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6年07月15日
中国百胜餐饮集团为什么说律师越危险,企业家越安全!-公司首席法务官

为什么说律师越危险,企业家越安全!-公司首席法务官
公司律师越危险,企业家就越安全
文/健君
本文来源作者新书《公司首席法务官》
一个社会的法治程度越高最潮乞丐,法律规则越透明,市场竞争越充分,公司治理越规范,公司律师受到的重视越大罗马花椰菜,责任也就越大。西方大公司的公司律师深谙作为高管的责任和担当,面对每天不可预知的各种巨大风险,即使是诸葛一生唯谨慎的应对和处理,仍然会让自己感觉压力山大,如履薄冰。
“君子道人以言而禁人以行,故言必虑其所终,而行必稽其所敝,则民谨于言慎于行。”公司律师的工作与谨慎细致是分不开的,稍有粗心大意,不是失之毫厘,而是给公司造成谬以千里的利益损失,一言一行必须言谨慎微。一方面,他需要从法律的角度逐一审视公司每个行为、每份文件所有可能涉及的风险,另一方面,其一言一行由于涉及法律的规制,如果不慎将承担巨大的法律责任。
2017年新年伊始就获悉一个坏消息,美国媒体1月9日报道,联邦调查局逮捕了在德国大众集团柴油车“排放门”中涉嫌欺诈的一名美国高管,他是2014年至2015年3月期间担任大众美国合规办公室负责人的奥利弗·施密特。美国检方在针对大众的诉状中称,施密特在大众部分柴油车尾气排放检测作弊事件中起关键作用。这个新年事件给美国2016年度如火如荼的全球合规运动又浇上了一勺油,也彻底浇灭了业内预期美国政府会停下来歇歇的幻想。
一、CLO正变成一个风险极高的职业
如果在20年前,人们应该很少听说公司律师被追究责任,如果企业一旦出了事,大部分是作为法定代表人的CEO和董事长会被拎出来被公众吊打,被法律制裁。但如今这种状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萨班斯法发布后,美国监管当局对包括公司律师在内的高管的责任更加严厉,公司律师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装作聋子和哑巴了。当越来越多聪明的CEO和董事长退到幕后,取而代之的是公司CFO和CLO被推到前台,开始接受枪林弹雨的洗礼,前面有了挡枪子的,对于CEO和董事长来说他们当然更安全了。
从震惊美国的安然事件开始,美国企业不断曝出各种贪污丑闻,2002年,世界500强泰科公司CEO、CFO、CLO等高管被指控未经授权发放薪水、夸大财务成果、盗用公司6亿美元财产。泰科不得不向美国政府交纳5000万美元罚款,这些高管也遭受牢狱之灾。为了重塑公信力,泰科几乎所有的高层管理人员都被彻底撤换,同时引入了60多名新的高层,这其中包括新的首席财务官、法律总顾问、财务总监以及人力资源总监等等。泰科不是个案,让我们看一下近些年被追究法律责任的CLO。
案例:葛兰素史克中国CLO 被抓
葛兰素史克是目前在华规模最大的跨国制药企业之一。近年来,葛兰素史克曾在美国、意大利、新西兰等国涉嫌违规行为被处以高额罚款。2013年,葛兰素史克被人举报天堂的雷霆,其在中国为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
随后葛兰素史克中国的4大高管被抓,4人在公司内部号称“四驾马车”,分别涉及法务、人事、市场和营销。他们分别是,41岁的法务部总监赵虹燕;49岁的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45岁的商业发展事务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以及50岁的副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
CLO正在变成一个风险极高的职业,稍不注意就会有牢狱之灾。CLO的价值就在于使公司的法律风险降到最低,间接为公司创造最大的价值。但是在公司内部渴求利益最大化和外部法制环境逐渐完备的双重冲击下,CLO如何完美的应对来自内外所负的压力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既能让公司其他高层信服法律风险的建议,又能让相关部门在审查公司是不揪自己的小辫子,似乎一般人做不到。
二、把责任讲清楚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承担责任上,CLO向来不会退缩。如果不是自己的责任被强行摊派上,CLO也有的是办法解决。最怕的是责任不清的时候,CLO莫名其妙的背黑锅,所以,CLO必须要非常清楚两个问题。
1.份内之事还是份外之事
公司法务部虽然作为职能部门,为公司的战略与业务保驾护航,不会直接进行公司业务操作,但一旦风险爆发,事情一定会到法务部这边,如果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则被认为这是法务的份内之事,但如果一旦未有效控制风险,则法务将被追责,认为是法务的处理不当才导致企业的损失,而业务部门的过失将会被淡化。
法务部常常成为背黑锅的部门,各方面的原因都有,从公司律师自身,我们可以发现背黑锅的法务部门常常有这样的问题,即他们没有分清楚,哪些事是自己的份内之事,哪些是份外之事,从而在发生事情时,自己都讲不清楚到底应该谁来负责。
最难的是在灰色地带,这里最难讲清楚,CLO也要特别小心。例如,由于法务对法律法规的熟知,比公司的其他员工更懂得法律的漏洞在哪,更明白如何与法律打擦边球,很多法务为了提高地位,去迎合高层,不惜卷入其中为高层的非法运营出谋划策,最后擦枪走火帕丽扎提,东窗事发,高层的丑陋行径被暴露的同时,法务也难脱其身,作为帮凶,甚至是主谋,而承担了违法后的恶果。
2.对上还有对下负责
作为公司法务部的负责人叶红影,为了提高地位树立权威,获取更多资源,不得不接近公司高层,CLO的一言一行将不仅决定着自己的地位与价值饮食奇趣录,更决定着法务部整个部门在公司的地位。作为管理者,意味着责任将更大,不仅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还要为自己部门所有成员的行为负责,当团队成员面临瓶颈时,CLO必须硬着头皮挺身而出,确保任务的达成。
首先,CLO需要对上级负责,也就是董事会和CEO。
作为上市公司,受到各种各样的监管。CLO要做到合法合规,以保证董事会和CEO的合规遵循。例如上市公司披露不真实的信息会违反法律规定,将被惩罚,所以上市公司的每份对外报告都必须是全面审核后才会向外公布温酒斩三国,CLO必须与CFO确保报告的真实准确,但大部分企业因为法律意识的淡薄,都没有做到这点。
此外在上市公司中,CEO作为公司的实际管理者与运营者螺旋境界线,需要向董事会与董事长汇报公司运营情况,而此时CLO作为CEO高管团队的成员之一,需要帮助CEO有策略向董事会汇报公司的运营情况,此时的CLO需要向CEO负责,向其提示公司实际运营中的重大风险和潜在问题以及未来战略的法律可行性,这时CLO需要扮演好CEO的高级智库。
其次,对下要对自己的团队和员工负责。
如果下属的成绩CLO要共享,那么错误CLO就要共同承担鹿柴的意思。在高速发展的中国企业,公司律师有太多犯错的机会,这里或许因为业务太过繁忙忘了开庭,或许是因为不够专业出现重大合同纰漏,这时候任何的训斥都为时已晚。CLO首先要想的是如何进行补救,将损失降低到最低,而不是想着怎样把责任都推给犯错误的倒霉蛋,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同时,领导他人是一项社会技能。CLO要慢慢改变法律人的冷酷思维,组织中最有效领导的关键不是逻辑的、客观的、理性的方法靳如超,但这些冰冷的教条恰恰是许多CLO所热衷实践的侍宣如。CLO如果实在不能改正,至少可以做更多的尝试回归最基本的人际关系和合作的人性尺度,成为团队成员的一份子什么烛夜游,成为团队法律事业促成者,提高部门员工绩效的同时,提高他们的工作满足感。
最后,CLO还需要对合作部门负责修仙见闻录。
在于合作部门交往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开诚布公的交流和勇于担责的承当,面对复杂和棘手的问题,法务部与外部门如果能同仇敌忾,抱着互相负责的态度就一定能把事情做好,真出了问题就明明白白的接受处罚。如果合作部门认为法务部总是趋利避害或者推卸责任,他们很快会失去对你的信任。当然一定会遇到不负责人的伙伴甚至给你挖坑的部门,这时候应该怎么办最好问问CLO的意见。
三、因为责任重大,所以如履薄冰
不得不承认,CLO正在使公司律师的传统地位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他们参与公司经营的全过程,并以一种真正的伙伴关系与CEO 一起进行决策。CLO 立足于股东和经营管理者之间,是公司重要战略决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之一。CLO在公司被赋予的权力越来越大中国百胜餐饮集团,其承担责任也越来越大。
CLO开始认识到,不管自己做什么功课,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保护和增加公司股东的价值。他们也乐于当布道者,在公司内部导入股东价值和利益观念,并帮助 CEO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理解法务部门在这项战略工作中的位置。
责任一:战略决策失误
合格CLO是CEO的战略伙伴,是企业战略的参与者,为公司战略提供法律支持,促使公司发展战略与投资者的期望相一致。如果CLO没有参与公司战略决策,说明CLO还没有争取到自己该有的位置。而如果公司每一项的重大战略决策CLO都参与其中,未来一旦证明是错误的,CLO就不该再等CEO的责罚(事实上,大部分CEO也没空去找谁的责任,因为他是最终责任人),而应该展开自省。
战略决策支持所包含的范围甚广,核心是为公司战略提供法律风险评价,对于现代企业而言,经营战略与法律风险控制战略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企业战略的目标就是在公司控制权市场和资金市场上确定优势,而CLO则根据企业的发展战略提出符合公司实际的、合法合规的辅助性战略。CLO应将企业战略和法律工作融为一体,全过程地参与公司价值创造战略的制定,具有与CEO一起全方位培养企业价值管理的能力。
责任二:公司治理错位
一般来说,黄光宏公司治理结构中需要建立三个有效机制。一是“激励 机制”,即关于企业所有者与经营者如何分享经营成果的一种契约。二是“监督机制”,即企业所有者或相关的中介机构对企业经营结果、企业经营者行为或决策所进行的一系列客观而及时的审核、监察与分析的行动。三是“制约机制”,即根据对企业经营业绩及对企业经营者各种行为的监察结果,企业所有者或市场对企业经营者或内部控制人作出的公正评价。
其中,激励机制离不开CLO的设计,而监督和制约机制方面,CLO在规范企业合规运营、增强市场信心等建设公司道德诚信等问题上,CLO 会被要求发挥更重要的主导作用。实际上,CLO制度的设计不仅要考虑股东与债权人的利益,还应广泛考虑供应商、分销商、雇员、政府及社区公众的利益。现代公司的CLO除了肩负着内外部受托责任以外,还担负着社会诚信的公众责任。
案例:美国负责任公司官员原则(RCO)的适用
RCO(Responsible Corporate Officer doctrine)是美国的一项检控程序设计,简单的讲就是,应该负责的公司高管如果有不作为的行为而导致损害发生,即可适用不作为犯罪的原则(crime of doing nothing)。这个制度专门为这些有特定职位的人士设计,比如CEO、CFO或者CLO等等,相当于给他们头上装了一个紧箍咒,时时刻刻提醒他们的谨慎义务。2007年Purdue Frederick药剂公司案就是一例,公司承认根据FDCA在药品夸大宣传上有重大失误而没有尽到谨慎义务,同时公司的三位高管CEO、CLO及其首席科学官承认被指控的罪名。
责任三:风险控制失灵
由于CLO被赋予极大的权力,所以他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如果公司涉嫌欺诈等违法行为,CLO失察、甚至参与或支持了这种违法活动(即使是由CEO或者董事长指使的),他也必须受到法律制裁。美国的安然公司、世界 通讯公司、施乐公司等大公司的一系列造假案中,CLO 们难逃其责。美国在2002已通过相关法案,要求达到一定规模的大公司的公司高管必须对公司定期报告进行个人书面认证,以增强对他们的法律约束,CLO即名列其中。
案例:CA公司CEO和CLO被刑事指控
2004年美国司法部对CA(Computer Associates)Sanjay Kumar,前CEO和董事会主席,Stephen Richards,前销售总监以及Steven Woghin陈茂蓬,前公司CLO提起欺诈刑事指控。起因在于,司法部在一项对公司的调查中,其CEO和CLO等几位高管故意不告知公司在财务上的造假行为。而且Steven还要求他所管辖的法律部人员不要向进行内部调查的外部律师透露真实情况。Steven最后被控妨碍司法判刑两年,更严厉的是,他被永久禁止出任上市公司高管和董事烟花刹那,可想而知,他的职业生涯到此为止了。
其实,在很多公司都存在这样的现象,CLO不仅自己对执法部门作出虚假陈述真丝太极服,还诱使或者逼迫其他人也对执法部门作出虚假的陈述。“妨碍司法公正(Obstruction of Justice)”是跨国企业,尤其是普通法国家的公司CLO在应对政府调查和执法活动时产生个人刑事责任的重灾区。这是普通法下的一项可公诉的刑事罪名,它广泛地包括了干涉、影响、阻挠所有公权力部门的执法活动以及司法系统的正常运转的行为,当然他不仅仅针对的是公司的CLO。
结语
责任重大,代表能力卓越,如履薄冰,因为你被重用。现代企业制度中委托代理关系的存在是CLO制度诞生的根源。在治理结构层次,CLO受聘于董事会,代表股东对经理层实施法务监督;在公司内部组织结构中,作为公司管理层的重要成员,主导公司的风险体系运作。因此,CLO 既是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重要一环,也是企业经营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